当前位置: 快报网 > 教育 >

西安小学家长申请延迟放学? 听听大家怎么说

时间:2017-02-21 16:37来源:西安晚报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小学生放学太早,家里没人接怎么办?今后西安市小学生家长有望向学校申请“延迟放学”。昨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探索实行小学弹性放学制度”。短短一句话,透露出政府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大决心。在本次两会上,这一新制度也引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注。
 
  各方看法
 
  家长:“弹性放学”解决了后顾之忧
 
  今年春季开学,南京市内所有小学试行“弹性离校”制度,即学生在放学时间仍可在校内逗留,学校将安排值班教师提供“托管”服务。孩子们从原先下午3点多放学,到现在可以延迟到下午5点多放学,甚至有的学校可以随到随接。这一制度,让不少西安的爸爸妈妈们羡慕不已。
 
  “下班时间永远赶不上孩子的放学时间。”昨日,在南郊一所小学上五年级的小雨的妈妈龙女士,听到这个消息喜笑颜开。因为小雨每天下午5点左右放学,而她每天下班时间是下午6点,就差一个小时,造成孩子没人管,只能把孩子放在托管班,一个月花费1980元。龙女士说,“托管班给孩子吃饭和辅导作业都是马马虎虎,经常回家后还得吃一顿,作业也要自己再辅导一遍”。要是可以实行“弹性放学”,龙女士觉得自己轻松许多。
 
  家住长安区的田女士,孩子今年刚在一所私立小学上一年级,对于“弹性放学”,她竖起大拇指由衷地点赞,“如果真能实行就太好了!”田女士说:“老人在家看孩子,不太管得住。要是孩子们放了学在学校托管,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写作业,还能参加其他兴趣班,不但作业保质保量,还给家长解决了后顾之忧”。
 
  老师 :“弹性放学”压力大
 
  这个“弹性放学”操作起来太有难度了。昨日,纺织城一所小学的四年级班主任王老师抱怨,“我带语文课,又是班主任,一天下来几乎是连轴转,事情多得忙不完”。“每天早上7点提前到校,下午学生4点10分开始放学,我们要等到下午5点20分才能下班。”王老师说,“在这一小时内,我们老师要承担政治学习、业务学习、大家访、改作业等一系列的任务,如果实行弹性放学,老师岂不是连改作业的时间都没了?”
 
  “弹性放学为家长们解决了后顾之忧,却把担子全都压到老师身上了。”新城区一所小学的郭老师说,要是延迟放学,只要一个班有一位同学留下来,就得有老师负责看管,老师连正常的教学准备等时间都没有了,责任被无限放大。而且,如果孩子们在操场上磕了碰了怎么办?安全问题也成为老师们的一大担忧。
 
  专家:小学开展“弹性放学”是趋势
 
  “相对中学、大学而言,小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和行为最自由,我们应当给予其充分的时间和足够的环境,正确引导他们健康成长。”市人大代表、西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解慧明说,就目前而言,不论是学校、家长还是学生,都对“弹性放学”有需求。
 
  解慧明说,在小学推行素质教育,主要是为了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充分发挥其天性。但孩子的成长离不开正确的引导,这需要时间、环境、人等要素做保障。“但目前实际情况是,我市的小学下午放学时间主要集中在下午4点前后。从放学到睡觉的这段时间,孩子始终处于与学校脱离的环境,也没有专业的教师、熟悉的同学陪伴。
 
  解明慧说,学校有完善的教学环境,有专业的老师,还有孩子们熟悉的同学,校园安全也较社会更有保障。放学后继续留在学校,有助于孩子们在更安心的环境里成长。
 
  解慧明说,调研发现,类似弹性放学的做法在我市并非没有先例。一些学校分年级、分时段在放学后开展各式各样的课外活动、兴趣课堂、社团活动,各个年级的老师、孩子们和家长普遍反响良好。
 
  解慧明直言,无论从学生的个性化发展,还是从照顾家长时间出发,在全市小学推广弹性放学制度都是必然的选择,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代表委员建议
 
  建议1:期待出台“弹性放学”细则
 
  “每天孩子们上午8点20分到校,老师们要提前一个小时来打扫卫生、做班务、收作业,等到孩子们放学了,老师们还要参加集体政治学习、业务学习、社团活动,教研活动,有的老师忙不过来就会自动加班。”樊永红是今年第一次上会的新委员,也是西一路小学校长、党支部书记。对于“弹性放学”这个政策,她表示支持,但因为没有出台细则,究竟怎么个延法,延长多久,谁来管学生,还都有待细化。“如果把放学留校的孩子们都放到社团活动中,也太不现实,因为社团活动一周只有一次,师资、人员也不够用。”
 
  建议2:将社区纳入其中
 
  “政府从细微处关注民生,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感到十分欣慰。”政协委员高杨杰是西安高新第二学校和西安高新第一学校的校长。他认为“弹性放学”这个大方向很好,但是如何完善落实是个综合工程,还需政府加大投入和社会共同参与。
 
  他建议政府要继续办优质教育,办家门口的好学校。在放学后可以利用学校、社区、公益活动等平台,丰富学生的托管时间,“如果学校的条件和师资满足不了托管需求,还可以和社区服务相结合,利用外请资源、互联网等,丰富课程,探索个性化课程建设,真正让家长无后顾之忧”。
 
  政协委员唐永利也建议将社区纳入其中,他表示,目前对于双方都是上班族的家长来说,70%-80%的家庭接送孩子的任务是落到老人头上的。老人把孩子接回家中,也不方便看管,所以“弹性放学”制度可以考虑将社区纳入其中,设置专门的场地,配备相关人员,吸纳社会上的人才,开展一些公益性课程,在课堂外培育孩子能力。
 
  建议3:让课后社团活动丰富孩子生活
 
  “我们学校有20多个社团,都是由学校牵头开展的。每天3点半放学后,学生都有机会参与到学校的社团活动中。孩子们周一到周五的放学生活充满了快乐。”市人大代表、莲湖区远东第一小学校长马玲说,学校开展社团活动,不但让孩子们的天性得以施展,也缓解了部分学生接送时的交通压力,减轻了家长的负担。
 
  但是受到资金、师资等客观因素制约,社团活动并不能实现所有学生的全覆盖。因此建议相关部门加大投入,让每个有意愿的孩子都能享受到校内社团带来的快乐,为“弹性放学”奠定基础。
 
  委员心声:小小托管班 民生大工程
 
  本报讯(记者 宋洁张佳)孩子放了学,家长还没下班,“托管班”就这样应运而生。但是,近年来,家庭作坊式的“托管班”经营模式存在着诸多不容忽视的问题,对此,政协委员直言,规范、创新“托管班”管理迫在眉睫。
 
  市政协委员高杨杰调研发现,在我市的托管班中,很多都是无证经营,存在监管和安全问题。而且,中小学生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阶段,而“托管班”的经营者多数还做不到为孩子们提供科学配比的营养饮食。时间长了,孩子们的身体健康将受到影响。
 
  因此,高杨杰委员建议,政府应制定托管班准入标准,明确各部门的管理职责,尽快将托管班纳入依法经营、依法监管的轨道。同时,各级政府应将其作为一个社会公共问题对待,探索解决中小学生就餐问题的新模式。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的托管班,也是家长先申请,学校和社会机构共同办学,政府进行部分补助,家长承担部分费用的模式进行。台湾的管理经营模式是由政府出资在社区开办中小学生餐饮服务中心,将学校、社区、经营者三方纳入管理队伍,通过招投标的形式使A级餐饮企业承担餐托,学校承担教育和监管,政府给予适当补贴等方式,将“托” “育”相结合,使“小饭桌”变为“大饭桌”,同时成为学生校外学习及教育的另一机构,为学生提供生活照顾、课后辅导、才艺培训等全方位服务。如此,不仅解决学校无住宿条件的硬件和师资问题,同时学校也成为小饭桌监管环节的有效部门。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