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人物 >

“世界那么大”女教师:我可能是唯一没出名获利网红(图)

时间:2016-12-10 21:32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辞职女教师”顾少强
  “辞职女教师”顾少强在成都青城山风景区开了个客栈,我们在这里采访了她。
 
  顾少强家的客栈位于街子古镇的一个小巷子里,有点偏。在街道的一片素净里,发光的招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很是扎眼。
 
  顾少强小巧,嘴唇薄薄的,今年35岁,还是一副年轻姑娘的样态。“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找不到客栈,你们赶快做个广告牌吧,这是昨天才挂上去的。”初见她,她向我解释。
 
  几位老年游客正读着广告牌上的这段话——“一封简短的十字辞职信,让人们开始关注我们,这封辞职信,被称为’史上最具情怀辞职信,没有之一’。其实,事情原本简单,我们只是喜欢安宁小镇,向往轻省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一年前想要看世界的女老师,从河南郑州迁居1200多公里外的成都青城山风景区古镇,这里桃花开得正好,她结了婚,怀了孕,开了客栈,签约了一家线上教育平台教心理学,还打算把自己的生活经历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最近顾少强连续参加了三个电视台节目,演说自己从辞职到走红的心路历程。很多人慕她的名来客栈——刚早上8点许,就有一群来自安徽、辽宁、成都的客人轮流要跟她合影留念,她站在人群当中,脸上挂着笑。
 

  
夜深时的街子古镇
 
  结婚
 
  街子古镇在青城山脚下,距离成都市区有六七十公里,空气湿润,宽阔的马路两边是笔直的杉树。古镇是旅游景区,街道上是各式各样的商铺。
 
  我们到达顾家客栈时是晚上,古镇黑黢黢的,青石板地面倒映一片绿色的光斑,上面是客栈的名字和标签一样的“十字辞职信”。
 
  顾少强夫妇如今就住在客栈,这是他们在街子古镇花了一个月时间找到的,客栈面积少有的大,约800平方米,共三层,原先这里是镇上最大的豆腐坊,当地人世世代代住院子,现在却都往楼房里搬。“然后我们就交换场地了”——夫妇俩跟房东签了20年合同租下这里,一年房租5万5。 “20年的租金也就是100多万200万,再加上装修的费用100多万,加起来300多万,在城里面你能买到别墅吗?”顾少强笑着说。
 
  客栈的大厅墙上挂着许多毛笔字画,顾少强介绍说:“都是全国各地的人寄来的,很多人都不认识。”厅里摆放着茶具,蒲团,还有很多陶器。她提醒我们拍摄时小心,不要碰到它们,“像上面那个那种制式的,只有明朝有,是明朝的。”她指着那些器物说,家里的东西都是淘来的,源自南北朝,还有其它朝代,之前有媒体来采访弄坏了古董桌子。我们听说了,便轻手轻脚。
 
  餐厅里有一张巨大的长木桌,约莫三米长,宽一米五左右。顾少强说,桌子从国外买的,要好几万,“太奢侈了,像这么粗的树现在已经没有了,桌子的宽就是树的直径。”她说。有来吃饭的朋友惊叹,你家这么好的木头当餐桌。她回,这么大的桌子,可以充分发挥我的厨艺,在上面擀面条、包饺子,多好。
 
  客栈风格是丈夫于夫设计的,于夫不是真名,顾少强解释说,因为他的真名太大了,“人不能叫那么大的名字,太宏伟了。”
 


顾少强和丈夫于夫
 
  她在镜头前自如且善谈,自信外露,回答问题时常用“我不喜欢……”的句式表明态度。电视台喜欢她这样的嘉宾,“我叽里咕噜讲完了,然后那个老师就说你等我平静一会儿啊,这么多期我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选手,你的表达能力挺好。……把自己的真实境遇讲出来,然后少一些人的猜测,让那些冒充你的人都闭嘴,我就是这样的一种性格。”——这每每让坐在观众席上的于夫感叹,“老婆,你的嘴真能叭叭儿......(记者注:东北方言,说话侃快、脆生)”
 
  外形粗犷的于夫在一旁沉默地抽烟,他的胡须很长,发辫挽起盘在头上。于夫做过22年美发师,顾少强说他喜欢跟装修和装置有关的东西——就连他的身体,某种程度上也是一次装修艺术:他手臂上纹的是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妈妈喜欢的牡丹花、名字缩写、出生年月日和守护天使。在汶川地震时,手腕上还纹了五星,结婚前,于夫把顾少强的名字和出生日期纹在锁骨上,说那里是最薄的皮肤,才算刻骨铭心。
 
  两人是2015年春节在大理认识的。那时,顾少强在云南大理的一家咖啡店做义工,于夫来店里喝咖啡,坐一天,一句话不说,只是端着一本三毛的书看。于夫是哈尔滨人,那时他跟现在一样,扎着辫子,蓄着胡子。连着几天来喝咖啡,走的时候,两人交换了电话,然后顾少强回河南继续教书,于夫则回成都做美发师。
 
  回到各自城市的两人通过微信交流,互有好感。顾少强跟于夫约定,辞职后去成都找他。但那时正是她因辞职信火的时候,每天的电话都被打爆,于夫就让她想清楚了再决定在不在一起。
 
  “分开一个半月后,我就觉得我还挺想念他的,我就跟他打电话说,我想你,我想回来。他说好,你回来我们就再也不分开,然后登记。”
 
  “然后就回来登记了?”
 
  “我是五月底看了最后一场越剧回来的。然后我们两个就准备去云南,去云南之前偶然经过这儿就留下来了,等到7月初,他带我回东北,去跟他妈妈过生日,第二天就去登记结婚,觉得有些事情可能不需要用那么长的时间去鉴别。我们俩已经挺笃定了,分开的那段时间都知道彼此的重要性。”
 
  开客栈这件事想想也是赶上了。两人爬了个山,于夫问顾少强,你觉得这怎么样。她说,挺好。“那就留下来吧。”“好。”
 
  “他说,那你可别像其他女孩要过很多年之后,当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就说,唉,当初说去云南不去,现在在这儿过得不好。我说你还是不了解我的性格,我从来不会后悔做任何决定。”
 
  就在辞职一周年的前一天,顾少强跟于夫说,明天就4月13号了,去年的这天我就辞职了,这一周年我们俩要庆祝一下去看场电影。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