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社会 >

90后网络女主播:月入万元 光鲜背后有辛酸(图)

时间:2016-03-14 22:08来源:大众网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燑燑做出爱心的手势与粉丝互动
 
  化完妆换好衣服,11点50分,燑燑开始“上播”。无论当天心情如何,只要一开启摄像头,她就会露出微笑。
 
  “嗨,‘辛酸’。我一上播就看见你了!好开心啊!”看到忠实粉丝,燑燑十分热情地打着招呼。热情对待每一个粉丝以及每一个可能成为粉丝的观众,是网络女主播的生存准则。
 
  聊天、讲笑话、唱歌,在容易犯困的下午,燑燑打起十二分精神,与粉丝、游客互动着。不时,有钟情她个人魅力的观众,会出手送礼物,一双“水晶鞋”6.66元、一瓶“香水”5元、一条“项链”10元、一辆“跑车”50元……
 
  作为一名新晋主播,燑燑每天的人气并不稳定。当天,卖力表演了一个多小时后,直播间里的人一直不多,燑燑决定找主播雯雯PK,调动观众的积极性。
 
  两人约定PK时间为15分钟,PK结束后,收到礼物价值高的胜出,输的接受惩罚。两人随即进入撒娇卖萌模式,一会儿,燑燑收到5瓶“洋酒”,后来又收到粉丝“四爷”的5瓶“香水”和“玫瑰花”,礼物价值为67元,雯雯的房间一直没有动静。
 
  燑燑摆出一个爱心手势,向“四爷”致谢。就在她以为稳操胜券时,雯雯收到一个价值81元的“坦克”。燑燑不得不频频向“四爷”求助。几番娇乞求,“四爷”和后进场的两个观众一起帮燑燑将礼物价值刷到207元,燑燑赢了比赛。
 
  PK结束,燑燑又切换到直播状态。在四个多小时的过程中,燑燑始终面带微笑,即便没有观众,她也精神饱满。然而,在直播电脑桌下面,她不断调整坐姿,缓解腰腿的酸楚。接近直播尾声,她偷偷脱掉高跟鞋,活动着僵硬的脚趾。
 
  当天下午5点半直播结束,燑燑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身体,揉了揉笑僵了的脸。半个小时后,她又将开始夜间直播。
 
  3月8日中午11点半,穿着时尚的90后女孩刘冬,走进位于市区一栋写字楼的某传媒公司。进门后,刘冬就“变”成了燑燑,她是这里的一名网络女主播。
 
  网络女主播的那些事儿 月入万元光鲜背后有辛酸
 
  走在路上,她们是高回头率的美女,进入网络,她们会撒娇卖萌、摇身变成收入不菲的女主播。从3月8日起,晚报记者走进我市一家直播基地,关注了一位网络女主播的工作和生活。
 
  1992年出生的燑燑(艺名),入职一个多月收入就超过一万元。从网络平台走到直播间再走近燑燑的生活,我们发现这个看起来光鲜的职业也有着常人所不知的复杂滋味。
 
  白加黑工作,网络女主播月入万元
 
  穿着时尚,身材窈窕的燑燑是一家理财公司的理财顾问。今年年初,看到网络女主播的招聘信息,对自己容貌挺自信的她投了简历。
 
  通过试播后,燑燑被一家传媒公司录用,在高区一家直播基地做起了兼职女主播。虽说理财顾问的工作每月收入只有一千多元,但由于工作时间宽松,她没有辞职。
 
  每天早上打卡上班后,燑燑就开始处理公司事务,11点多她会赶到基地进行下午场直播,直播时间为5到6小时。下午5点多打卡下班后,她很快就会再回到基地,进行夜间场直播,直至晚上11点左后下班。
 
  新入行的燑燑很拼,她靠嘴皮子功夫和撒娇卖萌技能赢得了不少粉丝的礼物。这些虚拟礼物都是粉丝在直播平台上购买的,便宜的几分钱,贵的3000元,是网络女主播的收入来源。根据协议,每个直播间每天收入的50%需要交给直播平台,剩下的50%,公司和主播三七分成。除此之外,公司还会给予表现优秀的主播一些奖励。
 
  每月15日是公司发工资的日子,2月15日,刚播了半个多月的燑燑拿到了4000多元工资,而3月份,她将拿到一万多元的工资。
 
  主播不好当,要时时保鲜讨好观众
 
  3月10日,燑燑在办公室外签收了一个快递包裹。“这是刚网购的三件直播服。”她说,入行一个多月来,她每天都穿不一样的衣服。她还准备了美瞳和三顶假发,造型也是一天一个样。
 
  然而,要做一个有人气的网络女主播,总是聊天唱歌不行,燑燑要不时讨好观众,给大家新鲜感。除了新形象,还要有新技能。
 
  不久前,燑燑报了舞蹈班,每天,她都要去学习。当天9点多,燑燑匆忙赶到了舞蹈老师家,她穿着10厘米高跟鞋爬了七楼,累得大口喘着粗气。
 
  摇头、扭腰……没有舞蹈基础的燑燑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练习,直到这支舞练习了8遍后,才终于被老师认可。紧接着,没有片刻休息时间,她又跟着老师学起了新舞蹈。
 
  半个多小时后,眼看直播时间快要到了,燑燑赶紧停了下来,咕咚咕咚喝完大半杯水后,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匆匆忙忙离开了。
 
  直播时不敢喝水,她怕因上厕所丢失观众
 
  虽然入行仅有一个多月时间,但燑燑目前已有1000多个粉丝。
 
  留住观众,将其变成自己的粉丝,如何和粉丝互动,如何哄粉丝开心,怎么调动直播房间的气氛,燑燑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她说,既要会卖萌要礼物,也要和粉丝保持适当的距离,这样,粉丝才能惦记她。
 
  这只是一些小技巧,在燑燑看来,要想留住观众、稳住粉丝,直播要一直进行,不能中断。从1月27日正式开播以来,燑燑从未间断过一天。即使是春节期间,她每天也坚持直播十几个小时。
 
  兼职做网络女主播,燑燑要在公司和基地两头跑。为了节省时间,午饭和晚饭,她通常只选择吃一顿。而在直播过程中,她也不能吃东西喝水补充体力,常常饿得头晕。
 
  “有的时候虽然没人看,但直播不能停,没准下一秒就有人来了呢。”燑燑笑笑说,直播很费口舌,可她不敢喝水,怕上厕所时丢失了观众。
 
  有网友提出格要求,她忍不住流下心酸的泪水
 
  直播中,燑燑会一直保持微笑,并不时卖萌逗乐。但燑燑说,在她开播的第一个星期,却在直播过程中哭了一次。
 
  那一次,燑燑收到了一个主播的PK邀请,一番比拼后燑燑险胜。输了要受惩罚,燑燑“房间”的观众向对方提出了有些出格的要求,这吓坏了燑燑。看着屏幕里对方主播尴尬的行为,燑燑忍不住哭了起来。
 
  “万一我输了,受惩罚的就会是我。”燑燑说,那次经历让她觉得女主播看起来光鲜,却有不为人知的委屈、心酸。她觉得自己没法坚持,可粉丝们却一直安慰、鼓励她。
 
  后来,燑燑发现现实没她想的那么差,生活中,她还和不少粉丝成了朋友。
 
  家人反对,她邀妈妈一起观看别人直播
 
  燑燑是学韩国语专业的,2009年毕业后先后做过代购、服装设计、服装店主等近十份工作。比起以往懒散的状态,网络主播让她觉得充实。
 
  不过,和很多家长一样,燑燑的妈妈刚开始并不支持她,觉得工作拿不出手。为了阻止女儿,燑燑妈妈甚至好几天都不给她做早饭。燑燑只好苦口婆心地劝说妈妈,并和妈妈一起观看别人直播,直到妈妈接受了这份工作。
 
  虽然目前的状态不错,收入也挺可观,可燑燑心里却另有打算。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平面模特。”燑燑说,之所以将网络女主播作为临时的跳板,只是想更多地体验在镜头前的那种感觉。她说,积蓄足够的力量后,她会转头追求自己的梦想。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