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社会 >

72岁老爷机再上驼峰航线 喜马拉雅上空失联半小时

时间:2016-11-25 11:33来源:搜狐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编者按】5位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平均年龄达到71.8岁的老人,驾驶着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兔八哥”经历了两次引擎更换和一次迫降,甚至“兔八哥”还因雷达故障和地面失联近30分钟。美国飞虎队历史委员会副总裁马宽池说,之所以选择和当年一样的机型重飞“驼峰航线”,是因为“想用我们的亲身体会告诉大家,不要忘记那段历史”。
 
  11月19日14时47分,一架1944年2月19日制造的C-47运输机在桂林两江国际机场顺利降落,早已等候在机场的人们欢声一片。
 
  对于这架机龄已达72岁的老爷机“Buzz Buggy”(中文又名“兔八哥”)来说,还能够在空中飞行已经是个奇迹,更不用说在97天的时间里从澳大利亚长途跋涉11000公里,仅凭肉眼与人工驾驶越过喜马拉雅山脉,成功重飞有“死亡航线”之称的“驼峰航线”。
 
  5位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平均年龄达到71.8岁的老人,驾驶着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兔八哥”经历了两次引擎更换和一次迫降,甚至“兔八哥”还因雷达故障和地面失联近30分钟。美国飞虎队历史委员会副总裁马宽池说,之所以选择和当年一样的机型重飞“驼峰航线”,是因为“想用我们的亲身体会告诉大家,不要忘记那段历史”。
 
  惊险
 
  喜马拉雅上空失联半小时
 
  “5位70多岁的老飞行员加上一架72岁的老飞机,我只能为他们默默祈祷。”10月15日上午,正在云南昆明长水国际机场通过雷达监控“Buzz Buggy”飞行动向的马宽池经历了令他终生难忘的紧张时刻。
 
  当天上午9点多,艾伦·赛尔与斯摩·罗伯特驾驶这架高龄运输机从缅甸曼德勒起飞,奔赴目的地昆明。12点10分,当飞机接近喜马拉雅山脉时,马宽池意外发现,屏幕上的雷达信号突然消失了,飞机与地面通信中断。
 
  这架曾于二战时期服役于欧洲战场的“老古董”经过修复后,正在完成一项重飞“驼峰航线”的任务,昆明是本次飞行计划的倒数第二站。这架C-47载有5名机组人员,平均年龄为71.8 岁。
 
  “驼峰航线”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进入中国的云南和四川省,全长500英里。二战时期,美国飞虎队志愿航空先后投入飞机2200余架,8.4万多人参加,81%的国际援华物资通过“驼峰航线”空运完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当时,美国生产的全新DC-3、C-47飞机在飞越喜马拉雅时,因极端恶劣多变的天气情况,曾付出了600多架飞机的代价,1579名中、美飞行员英勇捐躯。“死亡航线”因此而得名。
 
  半个多小时后,奇迹出现了,“老古董”重新发回了信号。
 
  行程
 
  计划10天,结果飞了3个月
 
  喜马拉雅上空长达半小时的信号中断并非“Buzz Buggy”第一次出现故障。
 
  美国飞虎队历史委员会总裁拉里·乔布说:“机组历经两次引擎更换以及一次迫降,还一度因雷达故障造成通讯失联近30分钟,可谓惊心动魄……”
 
  2007年,美国飞虎队历史委员会成立,成员主要是美国飞虎队队员及其亲友和赞助者。2015年3月28日,由该委员会筹建的美国飞虎队桂林遗址公园开园,作为中美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项目,遗址公园建在飞虎队曾经在桂林的基地——秧塘机场原址之上。
 
  不过,向桂林捐赠一架飞机并让其重飞“驼峰之旅”的设想始于2014年。马宽池当时的想法是,新建的博物馆内有些空旷,“这里应该有一架真正的战斗机或者运输机用作永久陈列。”
 
  “美国能找到的这种型号的飞机都破烂不堪。”马宽池说,最终他们在澳大利亚发现了一架C-47,这架飞机制造于1944年2月19日,二战时期曾被美国飞虎队使用,2015年被委员会发现时处于商用状态,是“全世界仅存的一架处于可飞行状态的C-47”,经过前后7次赴澳考察,他们决定买下这架飞机。
 
  2016年8月15日,“Buzz Buggy”正式起航,按照计划,它将飞越澳大利亚、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缅甸等国,并在无导航设备支持下,仅凭肉眼与人工驾驶飞越喜马拉雅山脉。不过,计划10多天的旅程在实际中却延长到3个多月。
 
  艰辛
 
  “不光飞行,我们干所有的活儿”
 
  “如果你想知道,对于一群70多岁的老头子而言,在30摄氏度的温度下为一架C-47更换重达2000磅的引擎需要花费多长时间,答案是9天。”这是一家国外飞行网站活动官网对这次旅程的一些细节描述。
 
  “不光飞行,我们干所有的活儿。”对于机组成员来说,整个旅程的“阻碍”除了更换零部件和加油的资金,还有一些出发前意想不到的困难。
 
  在“飞越驼峰”的官方网站上,一段飞行日志记录道:“8月末,我们买了一台R-1830型号的新发动机(它有1000多公斤沉)。这台引擎现在在墨尔本,我们在想办法怎么经过繁杂的手续把它运到印度尼西亚来。机场旁的维修公司要向我们按每升油12.5美元收取手续费……美国领事馆也在帮我们进行协商……”
 
  马宽池告诉记者,因为发动机故障,“Buzz Buggy”曾被迫降落在印尼泗水,当时,按照印尼的法律规定,机组人员必须在7到10天内离开。后来,通过联系中国驻印尼总领事馆,问题才得到解决。
 
  尾声
 
  飞越死亡航线的最后一程
 
  经历了“驼峰航线”上惊险的失联30分钟后,“Buzz Buggy”于10月15日飞抵昆明长水机场。
 
  云南空港飞机维修服务有限公司的刘杨华在《飞虎队C-47在昆明第24天启动换“心”手术》一文中记录了这次更换发动机的过程。文中记录:“10月15日,该机落地后,右侧发动机出现故障,经该机几位高龄飞行员、工程师检测后,决定更换右侧发动机,而原计划16日前往桂林,并最终落户桂林飞虎遗址公园的计划被迫取消了……11月7日中午,空港飞机维修协助该机两名工程师动用吊机等设施、设备,耗时两个小时,齐心协力将该机发动机拆下,并将旧发动机安置妥当,静静等待几天后新发动机的到来。”
 
  在昆明停留一个多月后,“Buzz Buggy”换上新引擎再次起航,11月19日14时47分,它顺利抵达这漫长旅行的最后一站——桂林两江国际机场。
 
  很快,“Buzz Buggy”将会被转移至飞虎队遗址公园,在历经三个多月惊心动魄的“重飞”之旅后,这架封存着战争历史的军绿色C-47运输机将暂作修整,作为文物供游客参观。(三湘都市报;张帆)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