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社会 >

特殊的陪读:从小学到大学 七旬老人背孙上学(图)

时间:2016-12-10 22:21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6日中午,爷爷背起贺铃峻准备去上学。现在,贺铃峻体重已超过60公斤,爷爷都快背不动了。
 
  人物档案:
 
  贺铃峻,18岁,男,宜宾人,成都理工大学财会专业大一学生。
 
  童年时被确诊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双腿逐渐失去力气,直到不能站立、行走。十年来,贺铃峻只能依靠爷爷和父亲,背着他到学校上学。
 
  贺铃峻:我不是不幸的人,我还拥有无数可能性
 
  12月6日,天气晴好。从成都理工大学北苑家属区出发,穿过喧闹的菜市场,沿着小路途经艺术大楼,再直走300米左右,就能到达学校教学楼下。
 
  这段常人步行大约十分钟的路程,是18岁少年贺铃峻从现实到梦想的距离。坐在轮椅上的他,需要在被推到教学楼下后,由爷爷背到教室。
 
  童年时代,贺铃峻被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他的双腿逐渐失去力气,直到不能行走。于是,漫长的成长中,铃峻拖着病乏的身体,从小学的体育场到中学教室,再到高中课堂和大学礼堂,他越走越远,脚下的世界也越来越大。
 
  不过,这段艰难的路,贺铃峻并非一人在坚持。他的爷爷和父亲,轮流每天将他背到学校,待课业结束后,再背回家,如影随形,从未远离。
 
  从体重不到百斤的稚子,到如今身高1米7、体重120多斤的少年,这样一段家人背上的上学路,贺铃峻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快十年。
 
 
6日,成都理工大学,爷爷推着贺铃峻去教室上课。这个轮椅贺铃峻已经坐了5年,从初中坐到了大学,年迈的爷爷始终是他上学路上的坚强后盾。
 
  特殊的陪读
 
  从小学到大学七旬老人背孙上学
 
  “乖孙儿,起来了。”
 
  这是12月的普通一天,早上7点半,69岁的贺学鹰听到闹铃响后,从被窝中翻身而起。披上外套,他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贺铃峻。洗漱、切菜、做饭,差不多8点时,他会再回到房间,叫醒梦中的孙子。
 
  铃峻没有赖床的习惯,听到爷爷轻唤,他睁开眼睛。贺学鹰拿张热毛巾帮孙子擦擦脸。穿好衣服后,他一手抱住铃峻的头,一手伸进被窝,让原本躺在床上的大个子坐了起来。紧接着,他蹲下身,帮铃峻穿上棉裤,并用鞋带在裤腿口扎了个圈,那是为了保证脚不受凉。
 
  老人喘口气,把孙子扶在背上背出卧室,小心翼翼地放置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完成一连串动作,贺学鹰喝了口水,“孙子又长胖了,每次抱他时,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这只是一天的开始。每天,这位骨瘦嶙峋的老人,会重复这些动作3到5次。虽然累,但他不说。
 
  铃峻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他的双腿使不出任何力气。穿衣、起身、行走……这些常人看来最简单的动作,铃峻学了10多年仍未有进展。晚上睡觉前,他会靠着爷爷的肩膀,试着站起身锻炼。很多时候,他还没站稳,就已跌倒在床上。
 
  今年9月,铃峻以优异成绩从宜宾考入成都理工大学财会专业。爷爷和父亲就跟来成都,一家人租住在学校北苑的家属区里。屋外有成排的梧桐树,天气好时,老人会把孙子抱出房间,在院子里晒会儿太阳,按摩下四肢,逗逗院子里的小猫小狗。阳光下,铃峻会弯起嘴角,静静感受外面的世界。
 
  下午有课。
 
  贺学鹰给孙子穿了件防风外套。在他们出租屋门外,放置了一辆轮椅,上面的格子布有些褪色。就在这个轮椅上,贺铃峻度过了自己的初中、高中时光。
 
  背上孙子的蓝色书包,老人推着孙子,沿着院子,穿过菜市场,来到马路上。经过艺术学院的大楼,再走上几百米,到达教学楼。
 
  在楼梯口把轮椅安置好,贺学鹰把孙子背上身,一步一步踏上楼梯。为了怕孩子掉下来,他的双手紧紧搂住铃峻。每走一步,老人都会轻声喘口气。一楼、二楼、三楼,背不动时,贺学鹰会靠在墙边停下来,怕孙儿跌倒,他会紧紧环住铃峻的腰身。
 
  事实上,这样的上学路,几乎贯穿了18岁少年贺铃峻的整个学生时代。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