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社会 >

就业结构错配问题亟待破解 年轻人真在“逃离”工厂吗?

时间:2022-03-15 10:28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提升工厂吸引力是关键。制造业不要老抱怨年轻人不愿进厂,要多想想怎么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曾湘泉建议,从权益保障、体制机制、职业教育、就业效率等多环节入手,保障制造业转型升级,让更多年轻人拥抱实体经济。

  ——————————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一份关于“鼓励年轻人少送外卖多进工厂”的议案引发热议,让蓝领“就业难”与“招工难”并存的窘况浮出水面。

 

 

  人社部数据显示,在2021年三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有58个是“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预计至2025年,中国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人才缺口将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本该在岗位上孜孜以求、精练技能的“蓝领”都去哪儿了?为何不再立志成为领域内不可或缺的“能工巧匠”?

  “不自由”是“出逃”的原因之一

  做直播、开网约车……在数字经济的催生下,灵活就业为年轻人开辟了就业新思路。国家统计局披露,截至2021年年底,我国灵活就业者已达2亿人,相比于约7.5亿的总就业人口,灵活就业人员占比已经超过四分之一,其中不少人是从工厂“逃离”的。

  争分夺秒送快递、风里雨里送外卖……“薪资少、工时长、强度大”才是不少年轻工人离职的重要原因。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周广肃认为,作为新兴产业,数字经济的劳动生产效率及其创造的经济价值可能让许多传统行业“黯然失色”。比如,不同统计口径显示,外卖骑手平均月薪在4500元至5000元之间,多的甚至上万元,更遑论网络主播等。

  “不自由”也是许多年轻工人“出逃”的原因之一。全国人大代表、北汽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汽车工人吴端华表示,当代高学历年轻人的就业观念、就业意愿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一份时间自由、环境自由的工作,远比“机械、重复、价值含量低”的一些工厂工作有吸引力。

  “蓝领”短缺,已经成为不少企业的燃眉之急。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山东青岛等地调研时发现,许多制造业、外贸企业在“疯狂招人”,甚至有家2000多人的企业专门雇用了11家中介公司帮忙招聘。而另一方面,城乡就业压力增大,不少劳动力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对于这种就业结构错配的现象,吴端华认为,这是因为蓝领人群与岗位需求之间长期存在信息不对称、人才结构不匹配的问题,严重阻碍了就业效率。他认为,我国蓝领群体普遍存在低学历、低技能现象,尤其是农民工群体缺乏系统的培训和学习,与制造业升级所需的岗位技能并不匹配。这也是工厂“招工难”的重要原因。

  “新蓝领”也有新问题

  新业态带给年轻工人更多选择,但也给这些以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等为代表的城市“新蓝领”带来不少新问题。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就带来一份《关于建议应重视对网约工这一新的劳动群体权益保障的提案》。

  “新蓝领”服务着城市的大街小巷,在城市生活中却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面临着租住不稳定、城市融入难等问题。李大进通过查阅司法判决发现,外卖系统里不仅有算法,还藏匿着许多法人公司,由此形成的合同关系正把网约工的权益死死捆住,让不少人成为无劳动合同、无社会保险、无劳动保障的“三无”群体。

  这也是灵活就业者共同面临的问题。从传统行业中走出来的B站UP主“尔东和小明”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新型职业的风险和收益成正比,“UP主看起来门槛低、赚钱多,但正因如此,竞争非常激烈,谁都无法保证自己的内容长青,不容易脱颖而出且随时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另一方面,千金在手,不如一技傍身。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使用1000亿元失业保险基金支持稳岗和培训,加快培养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急需人才,让更多劳动者掌握一技之长、让三百六十行行行人才辈出。

  “若只是跑腿送外卖,到一定年龄可能就力不从心了,但如果在制造业的话,你的技术本领越磨越硬,发展前途更广阔一些,可以成为大国工匠、国家栋梁。”吴端华认为,目前这种“新蓝领”就业具有不可持续性。比如无人配送技术推广后,现有骑手何去何从?又如何满足未来新蓝领的技能要求?

  周广肃也表示,技能提升才是长久保障,能否在工作中不断获得知识的积累与成长极其重要,建议年轻人关注短期利益与长期发展目标之间的关系权衡。

  “出逃”困局何解

  先进的制造业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坚实基础,也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支撑,需要大量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投身其中,且蓝领群体的就业,一头连着民生福祉,另一头连着社会稳定。因此,产业工人“空心化”问题是我国高质量发展道路上必须解决的难题。

  “提升工厂吸引力是关键。制造业不要老抱怨年轻人不愿进厂,要多想想怎么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曾湘泉建议,从权益保障、体制机制、职业教育、就业效率等多环节入手,保障制造业转型升级,让更多年轻人拥抱实体经济。

  他提议,各地政府实施加速折旧等对制造业企业优惠的税费制度,推动数字化转型升级,同时努力改善基层劳动者的工作生活环境,包括增加文化体育娱乐设施等;研究制定实施制造业企业连续工资补贴,落实工人权益保障,支持和规范中介服务等有利于制造业长期发展的各种政策和措施等。

  作为蓝领工人代表,吴端华提出两点建议:一是人社部门出台相关支持政策,扶持创新性招聘模式发展,比如短视频平台“直播带岗”,实现蓝领群体就业与工厂招工的高效率匹配;二是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平台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从产业升级、蓝领就业、商品交易等多方面与实体经济融合,实现合规健康发展。

  天风证券研究所一份报道显示,2020年我国蓝领在线招聘市场规模为228亿元,并将在未来5年里以每年超40%的增速,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285亿元。去年12月,新能源领军企业宁德时代联合人力资源主播在一家短视频平台上发起的“直播带岗”专场,累积观看人次超过25万,超过1000人报名应聘。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赵忠认为,像这样通过提交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接受平台管理和受众的实时监督,短视频平台的“直播带岗”拓展了市场的规模、广度和深度,降低信息匹配成本,增加了整体的社会福利。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