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文化 >

刘文西去世丨他的这幅作品全国人民都知晓,他画“黄土人物”更成为一绝

时间:2019-07-08 00:11来源:坊谭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今天,在陕西人和艺术界等的朋友圈,广泛传播着这么一条信息:

据西安美院校方透露,西美老院长、伟大的人民艺术家刘文西先生于今天下午一点五十分逝世,享年86岁。

刘文西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出,大家都在以各种形式来怀念他。有人说,在很多场合相遇,遗憾的是没能与之“合影”。而更多的是,在欣赏刘文西绘画作品的同时,无不感叹他对“黄土地爱得深沉”,说他“带走了一个时代”......

刘文西其人

刘文西,中国人物画泰斗,“浙派人物画”代表画家之一、黄土画派创始人、第五套人民币毛泽东画像的作者。1933年生于浙江省嵊州市长乐镇水竹村,1950年在上海进入陶行知先生创办的“育才学校”学习美术,1953年入浙江美术学院,受潘天寿等先生教导。

1958年毕业后到西安美院工作至今。第七届、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有突出贡献专家。第六届全国文联委员,全国第四、第五、第六、第七次文代会代表,全国美协第一届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历届全国美展评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

中国当代画派联谊会主席,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获国家第一批名师称号,第五套人民币毛泽东画像创作者,《中国才子》画报艺术顾问;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延安市副市长,北京唐风美术馆高级艺术顾问等职。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数十年来,刘文西在国内外发表作品数千幅,出版画册十余件,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25件,获国家级奖9件。中国美术馆收藏有《祖孙四代》、《知心话》、《毛主席身边拉家常》等二十五件作品。他以大量动人的作品、独创的面貌和风采以西安美院为主体的有实力的画家,在中国画坛上创立了“黄土画派”。教学工作、社会活动、深入生活、创作实践,构成了刘文西全部生活的紧张节奏。

刘文西的绘画功力

刘文西是以画陕北而成为大家的,可以说是陕北成就了他,他也塑造了陕北。人们不会忘记,上世纪60年代初他创作的《祖孙四代》带给人们的震撼。在这幅永载史册的作品中,刘文西以“主题思想的深刻性、人物塑造的生动性和笔墨技巧的开拓性”而确立了自己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他以高瞻远瞩的胸襟,以高屋建瓴的智慧,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创作出一幅幅关注社会、关注人类、关注生命的陕北系列作品。从《毛主席和牧羊人》至《同欢共乐》,从《支书和老贫农》到《沟里人》,他的每幅作品的诞生都会带来一片赞叹之声。

刘文西一生非常注重人物的素描,各类人物的素描就留存2万多张,为创作积累大量的素材。刘文西并非固守传统而不化。他主张“创新”,并认为“创新要从深入生活开始,从观念的扩展开始,用自己的思维、自己的视觉、自己的感受,用自己的脑子和眼睛去观察认识生活,要有区别于历史、区别于他人的独到之处”。

在人物画笔墨技巧方面,刘文西按照李可染的办法: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勇气打出来。以形神兼备作为自己最高的艺术目标,通过形象思维,追求“迁想妙得”的艺术效果,他将中国画的工笔重彩和水墨写意结合起来,在造型上吸取西画中素描和色彩的精华加进民间艺术中清新健康的朴素格调,巧妙地糅合成一体,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人物画难,人物群像更难。人物群像能表现出有如小说或戏剧的整体关系,形成一个有机的场景,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不致成为孤立的人像拼凑,这是更难达到的艺术境界,绝非仅仅依赖“功力”而可获致。而要有对人文精神的关注,敏锐的观察力,卓越的领悟力,以及长期的苦练(默记、背写、素描、速写等反覆锤炼)。

品味刘文西的作品,深感作者是画中的小说家与戏剧家。他的群像代表作的《祖孙四代》、《同欢共乐》、《陕北秋收》、《安塞腰鼓》、《解放区的天》,以及近年创作的《黄土情》、《陕北人》就是这样的杰作,尤其是他的巨构《黄土情》、《陕北人》,长度达二十八米以上,所绘近百人物,个个栩栩如生,维妙维肖,人物的表情、动作、体态、正反背侧,以及人物之间的呼应,人与景之间的关系,乃至群像所连成动态的变化,人物的疏密起伏与姿势表情,构成了戏剧的情节,内在的张力。

刘文西和人民币头像

学生时期的刘文西就很崇拜毛主席,正是因为对毛主席的热爱,几十年来他收藏了毛主席的许多照片。他的成名代表作之一《毛主席和牧羊人》,画面中的老农,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在主席面前无拘无束,侃侃而谈;而主席面带微笑、神情专注地倾听着老农的絮语,就连指间的烟灰都忘了弹。这幅画,无论在思想内容和艺术技巧上,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在刘文西一生的创作中,有一幅观众最多的“特殊作品”,那就是第五套人民币上的毛泽东画像。目前使用的5元、10元、50元、100元上的毛泽东头像,都出自这位艺术家之手。

1997年,作为八届人大代表,刘文西在北京开会,当时中国人民银行正在设计第五套人民币。人们都知道刘文西画毛泽东头像是无人能比的,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人员就找到他,请他为新版人民币画像。

蓝本是毛主席在一次政协会议上的照片,1949年左右拍摄。“当时流行修片,而且用了闪光灯,照得不立体。主席脸部的特征都没有了,对于我们创作来说,不太好画”。“最后,我要求他们辗转找到了这张照片的原片,只比扑克牌大一点。我用放大镜反复看,加上自己的积累,一个星期就创作出了这幅作品,原作有八开大。”

之后,画像被交给全国范围内选出的10名技艺高超的刻板工人,分别雕刻,最后从中选出了最为精致的一个版本。

1997年画出来,1999年、2000年第五套人民币陆续发行后才面世。“一直没有透露消息,我保密了3年。”刘文西说。现在国力增强,更多人用人民币,自己有了更多外国观众,“这是我当时完全没想到的。”

刘文西的“黄土地”情结

刘文西曾先后九十余次到延安创作,始终将笔墨集中在塑造普通老百姓与人民领袖上,并开创了现代中国画坛“黄土画派”之滥觞。在他的引领下,一大批有影响的画家认同、接受、追随刘文西的画风,以黄土地的普通人物、景物为审美取向,在现代中国画坛形成了重要的、具有鲜明独特画风的“黄土画派”。半个世纪以来,“黄土画派”的创立者刘文西孜孜不倦,画之所及始终以黄土风情背景下的人民大众与领袖伟人形象为范畴,形成了塑造人民形象的淳朴遒劲风格,在当代中国画中具有特殊地位,他笔下的人物画成为中国画坛一绝。

百米长卷《黄土地的主人》,长102米、高2.1米,历时12年创作完成。其由《黄土娃娃》、《陕北老农》、《米脂婆姨》、《绥德的汉》、《麦收场上》、《喜收苞谷》、《葵花朵朵》、《高原秋收》、《枣乡金秋》、《苹果之乡》、《安塞腰鼓》、《横山老腰鼓》、《红火大年》13个部分组成,画面构图宏伟、大气磅礡,人物生动传神、栩栩如生。

刘文西创作的《黄土地的主人》,全面展现了改革开放以来陕北地区人民幸福美好的生活场景。269个人物形态各异、生动传神,13组画面起承转合、动静呼应。岁月沧桑,历史变换,陕北人的正直、勇敢、纯朴、善良一如往常,沉淀在老农皱纹里、凝集在壮汉肌肉里、荡漾在村姑笑容中。刘文西通过对一个个人物形象的塑造,为黄土地的主人树碑立传。

陕北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革命传统,它是我们的母亲河黄河流经的地方,那里的人民曾用小米养育了共和国的一代缔造者……在我们国家,农民占人口的绝大多数,他们是伟大的劳动者,他们是中国这片“黄土地”的主人。

时代在变,陕北人的正直、勇敢、纯朴、善良一如往常,沉淀在老农皱纹里、凝集在壮汉肌肉里、荡漾在村姑笑容中。而且,这些元素越来越有价值,越来越具备民族精神的象征意义。

为什么会创作这样一幅百米长卷?刘文西坦言,他单幅画画了很多作品,这样一个大的创作是受秦俑的启发。秦俑一个两个看起来没有力量,它是一个规模性的群体,所以秦俑中那么多兵马俑雕塑,这么大的规模。在新时代,没有规模性的作品压不住这个时代。而陕北是他去得最多、最深入生活的地方,这种感受画一张两张画是不够的,要规模性的、大量的、长期的创作,他一共画了13年,有计划地画了十三段。陕北的生活还很丰富,黄河的船工还没有画,陕北的干部还没有画,创作时要在梯子上爬来爬去,现在年龄大了,画不动了,所以就先搞个段落,看起来壮观一点。

刘文西的创作源泉

“陕北过去是黄土地,现在慢慢绿化了。黄土地在世界上只有两块,陕北、大西北都叫黄土地,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很多很多可以画,人一辈子两辈子是画不完的,只是你要去画、要去深入、要去了解,要跟他们交朋友。你浮光掠影地去一去,没用的,要对陕北人非常深入地了解,你才能把他画活。”刘文西说,画人物一定要待在那里跟人熟悉,像陕北,他待的时间长,他了解那里的人民。风景靠直观就可以画出来,但人物光靠直观还不行,还要了解他的思想、他的气质、他的内心世界。

毛主席说:“你要和群众打成一片,就得下决心,经过长期甚至是痛苦的磨练。”刘文西认为,深入人物,就需要熟悉他们的性格特点、内心世界以及他们的生活环境、风土人情。60年来我已去过陕北上百次了,对那里的山山水水、乡里乡亲都充满了感情。一次次地交往、写生,使我认识到人民的可贵性格,从而也更加坚定了我表现他们、歌颂他们的决心和信心。

艺术家能够最大范围、最大限度地深入生活、把握生活固然好,但人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有限,不可能涉猎范围过宽。所以,与其到处走马观花,不如深入一点,如解剖麻雀一般,才能真正有所收获。

深入生活,要善于敏锐发现、细心观察、认真研究。仅是同吃、同住、同劳动,对于一个艺术家是远远不够的。罗丹曾经说过:“生活中原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要把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的艺术矿藏发掘出来,使其粗糙的原型变成精美的艺术作品,既要有劳动人民的立场和感情,还要有画家对于造型艺术特殊的敏感,善于从平常的事件和人物中发现美、表现美。否则,再美的东西摆在眼前,也会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又怎能唤起创作的热情?

刘文西成为“黄土画派”创始人

60多年前,搞毕业创作的刘文西第一次踏上黄土地。一天,他在延河畔写生,见一位牧羊老汉赶着一群羊从沟坎上走来,头巾、胡子、皮袄、腰带,让他一下子联想到前几天看到的毛主席在杨家岭与老百姓交谈的照片,创作的激情喷涌而出,他最早的成名作《毛主席和牧羊人》就此诞生。

这里是艺术的神圣殿堂,这里有创作的源头活水。于是,生长于浙江、求学于江南的刘文西怀揣一本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来到陕北,真正开始了他以人民生活、革命历史和黄土地为题材的绘画艺术生涯。

黄土地的人,画不够。在刘文西看来,世界上好听的歌儿是信天游、老道情,世界上最受看的模特是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从《毛主席与牧羊人》到《同欢共乐》;从《石头娃》到《山姑娘》;从《祖孙四代》到《黄河子孙》......黄土、窑洞、高坡、腰鼓、窗花、山歌,在陕北他跳出了“身边的小小的悲欢”,走进了生活和时代的深处,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人民、描绘人民、歌唱人民。

2004年4月17日,“黄土画派”在西安市正式成立。画派的艺术宗旨是“熟悉人、严造型、讲笔墨、求创新”。黄土画派是扎根于黄土地,以人物画为主、以西安美术学院为主体的学院式画派。

所谓熟悉人,就是决不概念化地画人,无论陕北人或西藏人,都要抓住其鲜明的个性和共性;严造型,就是严格地塑造人物形象,主要是现实主义地吸取西画中科学的造型技巧;讲笔墨,就是坚守中国画艺术的学术底线,拓展传统笔墨的表现力;求创新,就是在前面三项即生活、形象、笔墨语言过硬的基础上,探索出不重复古人、洋人、前人和自己,在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上卓有新意的国画。

艺术创作当根植人民、深入生活、精益求精

“人民是创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创作才能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文化文艺工作者要走进实践深处,观照人民生活,表达人民心声,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人民、描绘人民、歌唱人民。”如果不把心思和精力放在创作精品上,只想着走捷径、搞速成,是成不了大师、成不了大家的。

学问是要老老实实去求的,学问是靠扎扎实实学来的。没有踏实学习的风气,都浮光掠影是不行的。尤其人物画,画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你想骗也骗不了。没有优秀作品,其它事情搞得再热闹、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过眼烟云。一天不画,浪费时间;精益求精,刻苦钻研。所以一分钟、一秒钟都要计较的,不能随便放的。

刘文西认为,笔墨当随时代,艺术要与时俱进,用多种多样的风格、形式和艺术个性去感染和满足广大群众的需要。

刘文西说,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新与旧、健康与腐朽、先进与落后等方面的矛盾、撞击层出不穷,关于生活本质的问题让一些人迷茫、徘徊。艺术家要以思想家的高度,把握主流,用作品影响人,这正是一种时代责任。

刘文西立足于描绘人民、描绘时代的艺术观,教导学生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为中国人物画教学和创作立下汗马功劳。有评论家说,世界上以农民生活为题材的著名画家,是法国的农民画家米勒、德国的版画家凯绥•珂靳惠支、中国的刘文西。

浅灰色的解放帽,一身或灰白色的衬衫和中山装,长达半个世纪,刘文西保持着自己的这个性着装。蔡若虹(美术史论家)如是说,如果想了解画家刘文西的为人,只要看看下面几个数字,就可以看出他的大概轮廓:

三十年来,他到陕北去了四十多次;

三十年来,他跑遍了陕北所有的县;

三十年来,他近十次在延安过春节;

三十年来,他在陕北结交了几百个农民朋友;

三十年来,他画了几千个农民的肖像和上万张速写。

向人民艺术家刘文西学习、致敬!

 

坊谭丨新闻有热度  辣评多看点

编辑:欧阳雪  微信:781295867  邮箱:adong360@163.com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