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娱乐 >

白文:最接地气的陕西导演(图)

时间:2016-03-14 20:28来源:陕西文化产业网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白文导演在说戏

  白文,著名导演,演出策划人、制作人,萨克斯演奏家,央视“星光大道”评委。白文是陕西省吴起县人。八十年前,伟人毛泽东指点吴起“大军纵横驰奔”,这支大军后来席卷全国。由此可见,山沟里不仅能飞出金凤凰,也能飞出大蛟龙!  
 
  求学路上,白文是徒步最多的导演
 
  《荀子·劝学》:“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可见环境影响人,时势造就人。白文出生的环境和他的求学生涯,是他成为最接地气导演的基础。
 
  白文出生在陕西省吴起县白豹镇刘沟村降畔自然村,六零后。也许不少人连吴起县都不知道,别说县城西南90公里的刘沟村了。
 
  您不知道吴起吗?您可知道“孙吴兵法”是孙武和吴起二人所著兵书的并称?您可记得《长征组歌·到吴起镇》“征师胜利到吴起”?吴起县位于陕西西北部,界陕甘宁三省边界,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到达吴起镇,标志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结束。这就是说,吴起镇是八十年前中共中央、中央红军的落脚点。就是那一年,毛泽东在《给彭德怀同志》一诗中描写吴起“山高路远坑深”。当然,他老人家走的是大路,降畔山下的降畔村,山高、坑深、无路,人畜都靠羊肠小道出入。
 
  白文的父亲是一位会做细活的木匠,不但会做乐器还能用所做乐器演奏音乐给乡亲们听,白文从小潜移默化,对音乐、乐器有着特别的喜爱和超常的天赋。“割资本主义尾巴”使白文家逐渐沦为特困户,白文在10岁前,春夏秋就没有穿过鞋。冬天,捡拾别人的鞋穿。捡拾来的鞋,破烂不要紧,不破不烂别人也舍不得丢,问题是破烂鞋既宽又大小脚丫拖不住,只能塞些烂棉花凑合着穿,走得急了鞋就掉了。白文读到初一,因为家庭困难,不得不辍学回村,跟着父亲在四五十度的山洼上劳作,耕地、送粪、锄地、收割、背庄稼、打场,面朝黄土背朝天,东山的日头送西山,然而还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十来岁时,甘肃庆阳县秦腔剧团来白豹演出,白文就只身一人离开家,跟着剧团当舞美工,抗行李、搭戏台、搬道具、拆戏台、装车卸车,有饭没工钱。
 
  “有余力,尚学文”,跟了一年剧团,耳濡目染,白文养成了好学、会学的习惯。他经常听剧团的人带着崇敬的口吻谈论杨长春。腊月的一天,白文从老演员的谈论中得知杨长春是庆阳地区剧团的,于是果断地离开庆阳县剧团,从庆城县徒步60公里走到庆阳地区所在地西峰。寒冬腊月,大雪纷飞,一个孩子,走在人烟稀少的崇山峻岭上,放声唱歌,解闷壮胆。他像武侠小说里的少年英雄,身无一文钱,就闯拜师路。
 
  白文找到了庆阳剧团,人家听他外乡口音,没人搭理。四处打听,一位好心人告诉他,杨老师下乡演出去了。漫天大雪,无处安身,白文就住在一个大桥洞下临时搭建的黑旅馆里,每晚2角钱。他每天清晨跑到剧团门口去恭候,每次等到子夜才回“旅馆”。饿了渴了,一把白雪,两三天没有一顿热饭饱饭。四五天后,受感动的门房大叔让他坐在门房里面等。一连等了11天,终于等到杨长春老师回来。杨长春感受到了白文有志、有心的精神,考察了白文的音乐天赋,而后安排白文到他任教的庆阳地区艺术学校当旁听生。白文回忆说:“杨老师不光有才艺、有学问,而且人品非常好,他听了我的介绍,白天,安排我跟着其他学生一起听课;晚上,安排我住在他的宿舍。听课、住宿都不收费。杨老师是我终生难忘的大恩人。”为了回报杨长春老师,白文经常到杨老师家找些活干。艺校给杨老师分了烤火煤,白文就拉着架子车(平板车)把煤送到剧团,从位于彭源镇的艺校到城里的剧团,5公里不是上坡就是下坡的简易公路,拉满满一架子车煤是非常吃力的,上坡只能走S型,实在上不去,把煤卸下来几块,把架子车拉上坡后,跑到坡下把卸下的煤一块一块抱上坡装上车。杨老师知道后,心痛地埋怨白文:“谁让你拉煤了啊,碰上怎么办!以后别给我干活,好好学习就是对我最好的汇报。”
 
  白文在庆阳艺校品学皆有,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好心的杨老师说,你不是艺校正式录取的学生,要想在音乐领域有所成就,你得到省城上学。在杨老师的支持和安排下,白文来到西安,通过一段时间的补习,考上了西安音乐学院。
 
  白文进入西安音乐学院,应该说他是朝着自己神往的艺术殿堂迈进了一大步。然后,他的主要精力不是学习,囊无一文钱,英雄无颜色。如今上大学,没有经济支撑是上不成的。跟过县剧团的白文,懂得市场运作,所以他就经常离校参加演出,挣点学杂费、生活费。白文回忆说:“西安音乐学院大门外那时候有一排房子,我在那儿买过饭票,也在那儿卖过饭票。”在西安音乐学院上学期间,白文跑遍了西安的楼堂馆所。
 
  挣钱难,挣钱少,为了求学,必须节约,只能节俭。白文在西安上学期间,每年回家一两次,往返都是步行。吴起白豹与西安之间,白文走的路线是陕西吴起—甘肃华池—庆城—西峰—陕西长武—彬县—永寿—乾县—礼泉—咸阳—西安,或者是陕西吴起—甘肃华池—庆城—合水—宁县—陕西旬邑—淳化—泾阳—西安,两条线都是500公里,步行十来天。往返的时间,不是三九四九最寒冷的腊月正月,就是赤日炎炎最酷热的六月七月。住不起旅馆,冬天到百姓家求宿(好在老百姓最好说话),夏天在野外露宿;没钱买饭吃,一天一食,或者到百姓家乞食。白文说:“非常感谢那些步行的日子,徒步让自己学会了思考,应该这样,或者不应该这样。长途跋涉,也奠定了自己吃苦耐劳、不畏严寒酷暑的好身板。”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白文从小就奠定了一个接地气导演难能可贵的体质、素养、精神。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