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娱乐 >

郑佩佩:回首人生70载,爱恨得失只是一笑

时间:2016-11-25 10:01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郑佩佩,1946年1月6日生于上海,1963年考入南国实验剧团,毕业后加入邵氏电影公司,1966年主演胡金铨执导的中国新派武侠电影开山之作《大醉侠》,曾是邵氏最著名的武侠片女星,有“武侠影后”之称。1971年结婚退出娱乐圈,1992年复出影坛,同年参演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2001年凭借李安的《卧虎藏龙》中“碧眼狐狸”一角,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及角逐奥斯卡金像奖。
 
  “如果要说出这个世界上最让我钦佩的人,那一定是我的妈妈。我经常喜欢叫她‘女超人’,因为对她来说,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女儿原子鏸这样评价妈妈郑佩佩。
 
  前资深媒体人泊明说郑佩佩是真正的大明星,“大”是指修为。和其他一些明星时刻注意保持自己的形象、维护自己的光环不同,学佛的郑佩佩完全放下了自己的明星身份。
 
  就像她早年饰演过的多数角色,郑佩佩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无所不能的侠女。如果非要加一个形容词,她比银幕上的侠女更平易近人。生活中的郑佩佩,说话总是言简意赅,她说演侠女多了,性格多少也受影响,说再见就是真的再见,立即走人。
 
  回首70年人生,“侠女”一度坎坷,历经婚姻失败、公司破产,但从来没有休息过。郑佩佩说,她不觉得累,她喜欢做事情,能做事情就不累,闲着的话反而很累。
 
  闲不下来的郑佩佩最近在广州,马不停蹄地宣传新书《回首一笑70年》和“北京央华·赖声川2016广州戏剧季”首演剧目《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后者是她第一次出演话剧主角。
 
  在记者面前,她的脸没有过多修饰,“有些人怕岁月留在脸上,我需要让岁月在我脸上,才能证明我是活着的,活过。”郑佩佩如此表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自言婚姻不及格
 
  20岁,郑佩佩就被封为“武侠影后”,主演胡金铨执导的《大醉侠》,是邵氏最得宠的“小女儿”,如日中天。25岁,她远嫁美国,做起了全职太太。
 
  最红的时候离开娱乐圈,郑佩佩说不后悔,他说那时的自己可能觉得女人嫁人是最大的,所以正好按时间做了对的事情,没什么好后悔的,后来虽然婚姻失败,可回过头来想依然不后悔,“就是因为我当时选择了家庭、婚姻这条路,才让我人生更丰富。如果我当时不选择,我可能就不会结婚,那我人生不就少了一页吗?”
 
  对于婚姻,郑佩佩认为自己是不及格的,“如果我的丈夫认为我满分,我就满分啦。因为婚姻只有一个人可以给分数,就是丈夫,如果他不给我满分,我就不是满分。”
 
  在新书《回首一笑70年》里,郑佩佩对当年的婚姻并没有太多描述。被问及是否有意回避,郑佩佩说,“我想我已经没有回避这个必要了。我觉得我人生中的这一部分,我学够也写够,就不需要再去描述,很多事情经历过就过去了,不需要去卖弄这一段事情。”
 
  1970年世界博览会的美国馆,曾展出当时极有影响力的电影杂志《邮讯》中名摄影师拍的世界最美女子百人,其中就有郑佩佩。郑佩佩说,“美女和婚姻幸不幸福是两件事情对不对?生活在一起,再美都是普通的人,再丑也是普通的人,再丑看惯了也是美的,再美看惯了也不再美。”
 
  为给女儿交学费学当DJ
 
  离婚后,郑佩佩与前夫共同负担4个孩子的抚养费。当时女儿原子鏸在纽约学音乐剧,本来前夫答应交学费,但由于女儿没达到科科拿A的要求,前夫不肯付学费,郑佩佩唯有学着当D J,录了一年半的电台节目赚钱帮女儿交学费。
 
  郑佩佩说,我愿意承担是我的事情,他不愿承担是他的事,没有谁对谁错。孩子生出来了,抚养孩子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我觉得没有必要觉得吃亏,没有东西是吃亏的。
 
  说起这些往事,郑佩佩说对前夫没有抱怨,对孩子也没有抱怨。“我对孩子的教育比较民主,他是比较按照中国人的规矩教育孩子,他觉得要教,我觉得孩子是独立的人,应该让他们自由成长。”她说,“不能说谁对谁错,我说他错吧,但是这么多父母都是这么教的,难道所有父母都错了?只能说我们两个教孩子的方法是左右(指不一致)了。”
 
  “最后我们离婚了,所以孩子就在我们之间生存,没有按照谁的方法走,我按我的他按他的,所以才说不可能是一个成功的婚姻。成功的婚姻就应该有一个共同教孩子的方法。”郑佩佩说。
 
  “所以婚姻是两个人的,是一门大的学问,如果两个人有共同的语言和价值观,就能在一起长长久久,不然的话就很难。”这是“侠女”对婚姻的理解。
 
  孩子支撑她度过艰难时刻
 
  美国电影《乱世佳人》中,斯嘉丽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这句话一直鼓舞着郑佩佩,她也喜欢说类似的话。
 
  当年,婚后的郑佩佩怀孕8次流产4次,最后生下了三女一子。移民国外后,郑佩佩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小朋友,忙得几乎从来不在饭桌上吃饭,经常是在车上解决吃饭问题。
 
  41岁时,婚姻结束,公司破产,净身出户,几乎一贫如洗地在香港从零开始。对于事业心曾那么重的郑佩佩来说,当年到底是公司破产还是婚姻结束对她打击更大?她说,打击一样大。一个人失败时,不管是婚姻还是事业失败,都是痛苦的,只是痛苦以后该怎么站起来更重要。
 
  问郑佩佩当时怎么度过最艰难的时候,她答,“你问我,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度过的。只是事情就是这样,过了就是过了,不回头看,往前看。向前看的话,明天还是个希望,这就是我度过的方法,我总觉得明天还是有希望的,不管是哪件事情。不能留恋在过去那里,不管失败还是成功,过去了就过去了”。
 
  郑佩佩认为孩子是支撑她的最重要的因素,“因为我有四个孩子,我必须要给孩子做一个榜样,做一个怎么去面对困难的榜样。我觉得每一位母亲都有责任给孩子做一个好的榜样。”
 
  “很多人认为我有儿有女,养儿防老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不认为这样,我觉得人和人之间需要有空间。不只是我需要给孩子们一个空间,我更需要这个空间”,在《回首一笑70年》里,郑佩佩这样表述和儿女的关系。
 
  “我最快乐应该是现在这个时候,因为我什么都想明白了,什么都可以笑。在度过困难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最痛苦的,其实什么都会过去的,时间是最好的证人。”对未来没有计划的郑佩佩说,“我唯一的称得上计划的就是希望不要虚度每一天。”
 
  70岁还在挑战新事物
 
  李安的《卧虎藏龙》里,有三代侠女,除了郑佩佩,还有杨紫琼和章子怡。郑佩佩说,“侠女”是导演创作出来的,演侠女的不见得都是侠女,演员只是在一部戏里,演好自己的角色。
 
  妹妹郑保佩证实,生活中郑佩佩的确像侠女,“她教我,如果你有需要,哪怕我扶你去坐,这也是善的行为。她在任何地方都会这样做,是很侠女的行为。”
 
  郑保佩对姐姐郑佩佩的一件事印象深刻,“一次我老公的手被汽车夹住了,大叫。她听见了,跑过来立即把车托起来,保住了我老公的手。”郑保佩笑言,自己是在郑佩佩腿上长大的,从小跟着她,“妈妈如果要骂我,她就会说没事没事,就会带我出去吃大餐。”
 
  郑佩佩承认,“可能是演侠女演多了,所以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我做事很快,决定也很快。就像我妹妹常说的,你们千万不要让佩佩说再见,因为我一说再见就走了,绝对不会拖泥带水。当要刚烈的时候我还是刚烈的,我觉得不对就会批评,个性改不了的。但年纪大了,尤其是我学佛以后,慢慢变得宽容。”
 
  1992年,年近五旬的郑佩佩回到香港重返幕前,她演的第一个角色是周星驰《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华夫人。以前当惯主角,复出后大都出演配角,但郑佩佩却觉得自己很幸运,“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美过,也没有觉得自己是大明星,只觉得拍戏是一个工作,而我复出后,那么大年纪,还有机会演戏,觉得是很幸福的事。当你到了那种程度,有工作就是很幸福的了”。
 
  70岁了,郑佩佩依然活跃在幕前。她说,这是命运的选择,“人家还请我拍,我能不拍吗?我相信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很多人都会这样做。”
 
  古稀之年,郑佩佩还首次主演话剧《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郑佩佩说,“在某种程度来讲比较难,因为(话剧)是一气呵成,你必须要把整个戏都记在脑子里,不像电影、电视是断的,是暂时的一个记忆,记了以后就可以扔掉。我觉得还是很幸运,在我这么大年纪,还有机会挑战新的东西。”
 
  她甚至还参演了综艺真人秀《花儿与少年》,“我当然很愿意去接受这样的挑战,而且我相信在体力上我一定不会输给年轻人,我还是把它完成了。”
 
  在《花儿与少年》中,“侠女”郑佩佩更像是大家长。节目中的华晨宇说有时会害怕粉丝,她就把自己的经历跟“小鲜肉”分享,“因为他们是你的朋友,当你不怕他们的时候,他们自然会保护你,就像我们《花儿与少年》,所有影迷都保护我们。”
 
  媒体人眼中的她
 
  没有保镖和助理的大明星
 
  谈起郑佩佩,前资深媒体人泊明说,“她就是一个你生活中的朋友,可以跟我们一起坐小巴、挤地铁。我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有次我跟佩佩姐去香港看她女儿原子鏸的演出,我们从中环一直顺着山路往上环走。走累了就在街角的一个饮品店坐下来休息一下。谁知饮品店的椅子不好,佩佩姐一坐下去椅子就滑倒了,她也摔到了地上。当时我吓坏了,赶紧扶她起来。她却连连摆手说:没事没事。相比那些还没什么名气就把自己用口罩、风衣包裹起来的明星,我觉得佩佩姐这种从来不带助理,任何时候都独来独往的风格,才是真正的大气。”
 
  现在的明星动不动就有保镖开道,郑佩佩说,“我连助理都没有,怎么会有保镖呢?我觉得越坦然就越自然,就越不会有什么问题”。即使在当年最红的时候,郑佩佩也是一样坐公交车出入。
 
  面对粉丝,郑佩佩也是有原则又讲信用。泊明说,“前几天在深圳见她,我们在餐厅喝下午茶聊天。老板认出她来,想跟她合照。我们当时正在谈事,佩佩姐又坐在最里面,于是就建议老板等我们聊完再照。等我们聊完,佩佩姐专门叫来店里的服务生,让他去叫餐厅的老板,问他要不要合照。在对信用的坚守方面,佩佩姐绝对是我们的模范。”
 
  她眼中的大导演们
 
  胡金铨和李安都爱做菜
 
  谈起合作过的几位导演,郑佩佩说,胡金铨、周星驰和李安的共同点就是都很认真,“我最喜欢就是胡金铨,因为他慧眼识我之后,我就成为了侠女,所以我最感激的也是胡导”。
 
  “很奇怪,胡金铨导演和李安导演有一样相同的地方,他们都很爱做菜。男人做菜似乎是一种放松。胡导演做的菜不怎么好吃,但是他爱做。李安做的菜是一家大小都要吃的,他每次出差、拍外景之前,会把所有的菜都做好了,放冰箱里面,他太太只要做饭,拿出来一热就可以。”郑佩佩还谈到了大导演们的趣事。
 
  作为演员,郑佩佩自认是导演手下的棋子。她说,“每个导演我都很尊重,因为我是他们手下的棋子,我都希望能完成他们的梦”。对于演员是棋子的说法,她解释,大明星在戏里有光彩,是因为很多人的工作,才使他(她)能放出光彩。
 
  郑佩佩认同三人行必有我师,“我在李安身上学到最多的还是他的做人,他温文有礼,很有学问,很有魅力;周星驰教我怎样做无厘头的电影,没有他,我不会懂得怎么拍无厘头;赖声川导演,我很佩服他可以在话剧领域走得这么高,这么远”。
 
  回首看我走过的这70年,爱、恨、得、失,只是一笑!
 
  当我的好朋友尹怀文告诉我……她已经决定在她走后把她的躯体捐给香港中文大学,她的躯体将为中文大学做两年的“无言老师”,他们会帮她处理她的遗体。我听了以后马上给孩子们说,妈妈一辈子都希望做个有用的人,如果妈妈知道自己死了以后,妈妈的躯体还能有用,你们是不是应该让妈妈完成这个心愿?
 
  —— 摘自郑佩佩《回首一笑70年》 作者:许晓蕾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